威尼斯网站网址

image description

武汉斥资数百万修公共喷泉 8处有7处形同虚设(图)

武汉斥资数百万修公共喷泉8处有7处形同虚设(图) 汉口西北湖喷泉公园因故障长期无法开启

  曾几何时,华丽大气的公共喷泉装点了武汉众多的公共空间,使这个城市更具气质,也为市民提供美的享受。目前,武汉市内至少兴建了8个大型公共喷泉,而如今,这些曾风光一时的公共喷泉,有的早已破损不堪,有些则长期蛰伏,有的只在特定时候偶尔开放。为何造价不菲的公用喷泉成了市民难以触碰的美丽?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8处公共喷泉仅一处开放

  据不完全统计,从1990年至今的24年中,武汉市内至少兴建了8个大型公共喷泉,分别是:洪山广场喷泉、中山公园喷泉、西北湖绿化广场喷泉、汉口江滩音乐喷泉、喷泉公园巨型喷泉、全民健身中心音乐喷泉、武汉国际博览中心喷泉和首义广场喷泉。

  近日,记者在中山公园的喷泉广场上看到,水中闲置的音乐喷泉与周围的热闹显得格格不入。建园之初,这座音乐喷泉曾作为“镇园之宝”吸引了不少市民慕名前来欣赏,音乐与水柱呈现的美丽,也给许多人带来美好回忆,而如今,这座喷泉却因设备损坏而悄然谢幕。

  “好久没看到开了,可能坏了。”家住附近的市民曾先生说,他是公园的常客,但已有2年没看到这里的喷泉开放了。“就这样放着挺可惜。”曾先生说。

  离中山公园不远的西北湖喷泉公园里,曾有“亚洲第一高喷泉”之称的巨型喷泉也沉默多年,直径达80米的巨大环形身躯在湖水中泛着锈斑。市民林小姐在喷泉公园附近的一家银行上了5年班,她告诉记者,自从她上班起,就没看到过喷泉开放。“当初不知道是喷泉,还以为是水质净化器。”林女士说。

  江岸区后湖的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广场上,喷泉早已破损不堪,有些零件甚至已被人为破坏。而在汉口江滩公园及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等地的广场上,曾经美轮美奂的喷泉虽仍能使用,却很少开放与市民和游客见面。

  经记者走访发现,目前武汉市中心城区内的8座公共喷泉分属不同的单位管辖,如今,经常开放的仅有首义广场喷泉。其余7处中,除洪山广场的仍在建设外,其余6处则因经费短缺、年久失修等原因,很少开放甚至早已瘫痪。

  少数喷泉缺少维护“瘫痪”

  现如今,武汉市先后建设了至少8座大型公用喷泉,每座喷泉的造价都在百万以上。而这些喷泉后期的修理、养护费用也颇高。

  位于建设大道与新华路交汇处的喷泉公园,现由江汉区湖泊管理所管理。该公园1994年开工建设,整个公园耗资1100余万元,其中位于机器凼子湖中央的巨型喷泉就花费了700余万元。1995年喷泉建成后,最高能喷射106米,是当时亚洲喷射高度最高的喷泉。

  “我们也想让喷泉公园实至名归,但负担不起维修费。”江汉区湖泊管理所所长潘子英说,喷泉维护起来十分昂贵,日常检修、设备更换等动辄上万元。由于缺乏专项维护经费,喷泉自2008年前后便无法正常使用,目前设备已经完全瘫痪。

  据中山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2001年中山公园改造时,政府拨款600多万修建喷泉,虽然喷泉高度不高,但音乐、灯光及喷水效果却是当时武汉市公用喷泉中的佼佼者。十多年里,随着喷泉部件老化,仅维修便花费近200万元。如今,由于喷泉操作系统已损坏无法修复,只能整体更换,“我们已向政府打过报告,但没有回音。”该负责人说,仅靠公园管理处很难拿出这笔资金,因此喷泉只能先放着。

  多数喷泉建得起喷不起

  5月1日晚上7点,随着音乐声响起,年轻的武昌首义广场音乐喷泉在蛰伏了一个冬天之后,完成了今年的首场表演,也给广场上游玩散步的市民带来了惊喜。而这也是目前武汉市唯一一处经常开放的公共喷泉。

  “天气允许的情况下,基本上每天都会开放。”首义广场广场管理处基建工程师邓翔介绍,2012年8月该喷泉开放后,一直保持较高的开放率。今年五一之后,喷泉每晚将开放20分钟,每次要耗费近300度电,每开一场便要花费300元左右。去年对喷雾器进行过小规模检修时,花费过万,而这些费用都由政府财政专项经费支付。随着喷泉的使用,所需的维护费用也将越来越高。

  记者了解到,目前武汉市的公共喷泉分为“市属”及“区属”两种,分别由市级及区级单位进行管理,公共喷泉往往是这些单位所管理的公共设施中的一部分,但大多数财政拨款中并没有专门设立专款,以用于喷泉的维护和使用。

  在西北湖绿化广场上,音乐喷泉虽仍能使用,但也很久没有开放过了。“不是不想开,是开不起。”绿化广场管理处书记杜民钢拿出该广场2014年公务支出预算表说,财政预算中没有喷泉使用及维护这一项。每开启一次(程序控制时长近两个小时)至少要花1500元左右,而这些钱则只能靠他们广场管理处自掏腰包。而据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汉口江滩公园“玻璃广场”、“水池树阵”两处喷泉很少开放,主要也是由于经费问题。

  在大型公共喷泉集体“哑火”的同时,光谷步行街、武汉天地等商圈附近的小型喷泉,则持续吸引着市民的目光。与公共喷泉“建得起开不起”的境况相比,商家的维护和管理成为这些喷泉能源源不断为市民营造美景的动力。

  “既美化周边的环境,也能吸引更多的顾客,还是很划算的。”在江岸区武汉天地营运部负责人说。“喷泉要能喷水才叫喷泉。”新天地社区居民汪女士说,与那些不开放的公共喷泉相比,她更青睐这些能常常开放的小喷泉。

  思考:兴建公共喷泉应更理性

  “建了不开放不如不建。”家住江岸区台北路的市民刘先生说,公共喷泉可以美化环境,也可以提高城市的品味和市民的生活品质,本是一件好事,但好事应该办到底。斥资数百万却成了“摆设”,这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

  “公共景观三分建设七分管理。”武汉市规划研究院的一位景观设计方面的专家说,水是武汉的标志之一,如今公共喷泉不给力,问题不在喷泉而在管理上。政府相关部门在建设规划之初,就应该将后期的管理及维护成本充分考虑。

  “对于市民而言,遥不可及的华丽之美,还不如触手可及的质朴之美。”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工程景观学教授万敏认为,公共喷泉不应盲目地追求豪华,而失去了服务市民的功能,最好能建成低碳节约而又亲民的形式。

  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副院长、武汉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周婕认为,在今后的城市建设中,喷泉仍将作为重要的一种造景手段,但修建喷泉应量力而行,数量与规模上需要加以控制,管理更要跟上。楚天都市报 记者 郭徽 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