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网址

image description

马航事件启示:许多国家的搜救人员培训还应加强

  【刨根问底 马航事件追踪】马航事件给我们怎样的启示?

  4月29日,澳大利亚牵头的在南印度洋搜索MH370客机残骸工作进入水下搜索阶段。从当天起,此前参与搜索的各国飞机停止空中搜索工作。在澳大利亚珀斯附近的皮尔斯空军基地,参与搜寻马航MH370航班的中、澳等多国空军部队在这里集体合影,为数周来的密切合作画上句号。

  4月28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宣布,由于一直未能取得进展,国际联合搜寻将“进入新阶段”,即参与的空中和海面力量减少,海底搜索将成为重点。5月1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叶海亚发表声明说,我们必须面对马航客机失踪这一事实,客机迄今下落不明,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命运未卜。

  5月2日上午,马航在北京发布通知,称将于当晚关闭北京的家属协助中心,停止在北京丽都维景酒店、珀丽酒店、春辉园酒店的食宿服务;马航在中国的三条服务热线将保持运作,位于顺义区的北京家属联络中心将于5月4日启动,负责与马政府、中国和马航总部的联络、通报最新消息,记录和回答家属问题。

  失踪后搜索还会继续吗?

  从2014年3月8日8时马航宣布,MH370客机在2时40分左右同空中交通控制中心失去联络起至今,已有59天的时间了,在这59天里,机上有239名人员(包括154名中国乘客)无时无刻不再牵动着我们内心。

  5月1日,在马来西亚方关于马航MH370事件的最新通报中,MH370被称“处于失踪状态”。而在此前的近两个月里,MH370客机一直被称是“失联”。资料显示,历史上大约有10架较大型飞机在海域或者其他地方失踪。记者查阅资料显示,根据国际民航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对航空器失踪的解释为“在官方搜寻工作已结束仍不能找到残骸时,即认为航空器失踪。”

  “‘失联’通俗地讲,就是联系不上了。它的具体含义应该是认定飞机在某一区域、有可能被找到,只是暂时失去了联系;而‘失踪’则意味着几乎不知道飞机到底跑哪儿去了,发现其踪迹的可能性近乎为零。”中国民航局特聘专家、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总飞行师刘清贵表示。

  与此同时,他也表示,相关方通常还会进行一些搜寻,如果出现新的线索,仍有可能展开较大规模的搜寻。“从民航史上看,也有过宣布失踪但后来又发现线索、找到残骸的情况。”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发言人威廉 马克斯4日通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说,美军今后4个星期将继续提供“蓝鳍金枪鱼”自主水下航行器参与对马航失踪客机的搜寻工作。马克斯说,搭载“蓝鳍金枪鱼”的澳“海洋之盾”号军舰目前正前往位于澳西部的军事基地进行补给和维修,并对“蓝鳍金枪鱼”相关软件进行调整。完成补给任务后,这艘军舰将重返目前搜寻海域继续出动“蓝鳍金枪鱼”展开水下探测。

  对此,美国航空事故调查专家日前表示,他认为搜寻马航370失联客机可能需要持续较长时间。

  据悉,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国际调查组推算的疑似海域,尚未找到任何与客机有关的疑似物体。他说,南印度洋是全世界海况最恶劣的海域之一。在没有具体坠海地点的情况下,搜寻人员还面临着恶劣的海况环境,使搜寻难上加难。

  “金枪鱼”没有成功是正常的吗?

  每一次重大的航空事故都是人类历史的灾难,人们在饱尝痛苦的同时,也在反思。

  “搜寻MH370航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中国民航大学安全研究所所长孙瑞山认为,目前搜寻飞机坠海的疑似海域,是推算出来的,飞机真实的坠海地点谁也不知道,搜寻难度前所未有。

  那么,以“蓝鳍金枪鱼”为代表的先进水下搜救设备的无功而返是救援中的常态还是这次困难所致?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主任陶春辉表示,根据现有的技术装备情况和以往的搜寻经验来讲,较为适合水下搜寻工作的设备主要是声学和光学设备。水下搜寻的前期一般以声学设备为主。目前能够开展水下搜寻主要是水下自主机器人、声学深拖、水下遥控机器人及载人潜水器等。这些设备往往受到海况的制约较大,且由于是近海底作业,除声学深拖外,搜索范围较小,效率较低。在目标区范围较大时,要完成全覆盖的水下测量搜寻的工作量是巨大的。

  “此次开展水下搜寻的困难在于目标范围较大、水深和地形复杂。是在根据的黑匣子探测仪的信号,而且是在黑匣子电池已耗尽的情况下开展‘金枪鱼’水下搜寻的。加上水深超过4000米,在部分区域甚至接近6000米而超过‘金枪鱼’的工作水深,而且海底地形复杂,大大增加了困难。因此一时没成功是很正常的。”陶春辉说。

  搜索难度为何这么大?

  为什么这次搜索会有这么大障碍?这又暴露出民航领域的哪些问题呢?记者采访了中国民航学院航空法研究中心主任董念青,他说,“总体而言,到现在为止,对于飞机究竟落在了什么位置,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方位,甚至连一个大概的方位都没有,错过了飞机失联的黄金搜救阶段。”

  就暴露的问题而言,董念青认为主要是两个方面,首先,从飞机的设计上,应安装飞机定位追踪系统,也就是说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能联系上飞机,而驾驶员不能自行操控关闭通讯设施,必须将飞机的位置随时发到地面;其次,应该在这个事情发生后信息通报与合作方面进行改进。“虽然国际民航组织有规定,相关国家有责任进行信息通报,但就具体如何落实而言,各国还需要从航空救援信息分享方面进行合作,需要国际社会制定相关法律文件和手册把这块落到实处。不然相关国家因为一些原因,对于信息有保留地说,会延误救援工作。”

  此外,澳大利亚《时代报》网站刊文指出, MH370航班凸显了地面的护照检查制度松散、信息管理、飞行员精神检查等航空安全问题。

  马航事件启示什么?

  马航搜寻工作当前已进入新阶段,重点转入更大范围的海底搜寻,其难度会更大,受到的挑战也会更多,因此更加需要国际合作。专家认为,有关国家应在调查飞机失踪原因方面加强合作,共享有用信息,集中专家智慧,以便早日解开客机失踪之谜。董念青认为,除信息共享外,许多国家的搜救人员培训还应加强。

  “比如美国这样的航空大国在搜救人员培训方面已经很有经验了,像有些国家,比如一些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在无论是从技术和人员素质都不具备在一次大的航空事故中可以保证尽快去搜救。”董念青说,这需要国际民航组织来组织做一些相关的培训工作,虽然现在国际民航组织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还需要加强。

  其次,是空中交通管制问题,董念青说,就是一个空中管制区向另一个空中管制区移交的时,双方在现有的程序和对话的基础上,如何更好地做好衔接工作,还有在一架飞机来到一个国家空中相关国家政府主管部门、民航部门、以及军方如何协调,这都很重要。新华网北京5月6日电(记者 姜春媛 孙博)